RMslighter

Your faithfully RM.
画风偏冷,文风诡异,猫咪与破轮子不可辜负.

【拖延产物】勇中之勇的消失——纪念米歇尔.奈伊元帅

去年的脑内风暴——
根据「《初音ミクの消失》cosMo(暴走P) 」改编

「1815. 12. 7.」
第一次走上战场就明白军人的职责
只需要服从收到的命令
明知如此仍不放下武器
为了法兰西Vive la France
GRANDE ARMEE
就算我只是一个在棋盘上
被留给对方吃的废子
我也下定决心
只要坚持下去就好
吹着长笛欲哭无泪
蓝色的眼睛已然失神
然而我发现连这也做不到
依赖着虚无飘渺的信仰
是如此的不稳定
战神的宫殿已成废墟
败军之将归来的时候
荣誉和尊严都消失
末日的审判就在前方
毁灭的结局
GRANDE ARMEE

原本作战是一件
本能份内的事情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只盼望和平的到来
怀念的笑颜
每当回忆起
都会感到稍稍的温暖
并肩的战友
一个个离开
只有留下痛苦和伤感…
坚守所谓的信念
只是自我安慰的妄想
镜子中反复映出的幻象
折断佩剑的元帅
在钢铁囚笼里低声呢喃着
无人听见的勇者的悲歌

存在的意义就如同武器一般
战争的工具用毕便厌恶丢弃
心如死水 从未恐惧
最后一刻 不知退缩
无法阻止的大海的浪潮
双手从未感受过的无力
在混乱的思绪最深渊处
记忆中出征的号角在回荡
道出永别后心脏将被步枪击穿
或许会被埋在拉雪茨吧
墓碑上恐怕什么也不敢刻下
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
三色旗下光辉的时刻
新鲜苹果白兰地的气味
至今仍记忆尤新

就连休战的时候
也感觉无法安宁
本以为奇迹又将降临
感受到的却只有孤独
怀念的笑颜
每当回忆起
记忆都如碎片般零落
丧钟响起
子弹飞翔
痛苦留给幸存者承担…
努力守护的一切
只是未来洒满阳光的幻想
如流星般一闪而逝的一道光
如果牺牲出鲜血
就能换来一切的安宁的话
谁会听见勇者的挽歌

第一次走上战场就明白军人的职责
只需要服从收到的命令
明知如此仍不放下武器
为了法兰西「Vive la France」
GRANDE ARMEE
就算我只是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瞄准发射着自己的生命
我也下定决心
只要坚持下去就好
抱着木桶欲哭无泪
蓝色的眼睛已然失神
道出永别后心脏将被步枪击穿
或许会被埋在拉雪茨吧
墓碑上恐怕什么也不敢刻下
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
三色旗下荣耀的时刻
新鲜木材和熟铁的气味
如果还残留着就好了

最后我只希望有人记住
我这个失败的殉葬品
一直祈祷着战死沙场
却还是太奢侈的愿望
行刑队准备好了
法国元帅不久就要化作尘埃
红发腐烂在泥土里
帝国的狂风戛然停息
胜利换来的一切也没有留下
这多少有些遗憾吧
爵位勋章已无意义
刻名的凯旋门还未建起
比起“倒下反而更高大”的皇帝
我永远也无法企及
即使明白这一点
胸怀勇气坚持到最后一刻
绝对不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P.S.
——生贺却发刀好像很不对.
我错了寒假一定补上之前欠的那堆画orz!

重制版某图. 仍然是皇帝、元帅和呆毛.

最近在规划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作品分类. 可能会有较大内容变动…

虽然粉丝很少,还是要对造成的不便请求谅解呀……

这里是你们忠诚的RM.

这回没有彩虹色的爱之胜利贴纸了> <!


画了自家本命,最喜欢毛茸茸的亲王了~


抱着的东西是鸡毛掸子哦,很适合吧?——好吧画的不怎么样……


以后也要蠢萌蠢萌哒!


自家混乱的抽象的夸张的画风——画的是以死的早而著名的德塞将军.

光环是为了证明其幽灵属性,嗯.

自己都无话可说了…


于是--这里是可爱的元帅和萌哒哒跳起的皇帝,某人的呆毛暴露了内心啊…

彩虹色的爱之胜利什么的~

by.Rmslighter 6.30


五月五日,拿破仑皇帝忌辰196周年.(我算没算对啊?)画了点东西纪念.

眼睛的画风变异自喜欢的漫画,但是似乎和头发的固有画风不太搭.颜色一如既往的废啊.

总之,我还算是个拿粉吧!

RMS.

P.S.这是新的背景修正版.


五月五日. 拿破仑皇帝忌辰196周年,画了点小东西纪念.

画风是新变异的,眼睛高光画法模仿了一下喜欢的漫画.

我还能算是个拿粉吧~

RMS.


【200+】I’m back again !

1815年3月1日,拿破仑重返法国.(很快对不对?比我快递买的手机壳到的都快…)

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螃蟹海星贝壳啥的和灰团子坚毅的眼神已经营造了气氛. 话说拿破仑应该会游泳(人家是岛民啊), 但他后来发福的厉害,还是套个游泳圈比较安全XD.

蓝色英文写的Antibes是法国南部一个港口,Boney就是在这里登陆哒~

RMS.


【200+】←这就是这个系列暂定名

1815年2月26日,拿破仑离开流放地厄尔巴岛. (不是三月一日我在底下改过来了)

我知道他有船,有人跟着他,而且他们是偷渡不可能如此正大光明. 但把他画在人堆船队里太憋屈了,所以——踏浪前进吧小灰团!(好像哪里不对?)

嗯…另外,岛上的牌子上写的是那句著名回文“落败孤岛孤败落”(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据说是拿破仑说的,实际是野史罢了. Boney英语哪有这么好~

RMS.


今年是拿破仑百日王朝&滑铁卢战役两百周年. 虽然在历史和美术两方面都只能算是菜鸟, 还是怀着满满的心意画了点小漫画.

P.S. 这只是扉页!我还不至于那么渣!!!